欧盟知识产权局和欧洲专利局发布 2020 年《年报》

欧盟知识产权局和欧洲专利局发布 2020 年《年报》

欧盟知识产权局和欧洲专利局发布 2020 年《年报》插图

中国申请人提交的商标数量为历年之最。中国申请人递交的欧洲发明专利(EP)申请数量也大幅增长。

2020 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尽管如此,在条件不断变化、需要不断适应的情况下,欧盟知识产权局和欧洲专利局依然维持着正常的工作。

尽管一些国家的申请数量缓慢回升,且英国脱欧的后果继续显现,但据欧盟知识产权局统计,与 2019 年相比,2020 年欧盟商标申请量增加了 10.2%(外观设计增长了 3.6%)。中国也成为欧盟商标的第一大申请国和外观设计的第二大申请国。欧盟知识产权局和欧洲专利局发布 2020 年《年报》插图1

欧盟知识产权局每月收到以 23 种不同语言递交的近 15000 份商标申请,申请人来自全世界200 个国家和地区。前十名的国家占所有欧盟商标(EUTM)申请的 73.43%;占所有注册欧盟外观设计(RCD)申请的 78.78%。

欧盟知识产权局2020 年共将收到 167700 件欧盟商标申请(与 2019 年的 138200 件欧盟商标直接申请相比增长 10.24%)。

他们在 2020 年收到 18881 份针对欧盟商标申请的异议。预计其中近 2/3 将通过双方达成协议解决,其余则需要作出最终决议,涉及6389 起异议案件。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2020 年对发明专利的需求仍然居高。欧洲专利局去年共收到 180250 件欧洲发明专利申请,仅比 2019 年的数据低 0.7%。专利合作条约(PCT)途径递交的申请案共 106786 件(与 2019 年相比增长了1%),而直接途径递交的欧洲专利申请与2019 年相比减少了 3.1%,为 73464 件。2020 年的排名反映了中国和韩国对欧洲专利需求的持续增长。三星以 3276项专利位居榜首,领先于 2019 年排名第一的华为(3113 项),LG位居第三。在前十名中,有五家公司来自欧洲(这是 2014 年以来数量最多的一次),两家来自韩国,中国、日本和美国各一家。根据每个来源国的欧洲专利申请的统计:中国在2020年的申请数量达到了 13432 件,比 2019 年(12227 件)增加了9.9%。欧盟知识产权局和欧洲专利局发布 2020 年《年报》插图2

在整个 2020 年,中国和韩国的申请的增长并不能抵消欧洲、日本和美国申请的日益疲软。欧洲专利局公布了其 2020 年的欧洲专利申请数据,为 133715 件,与 2019 年相比减少了 3%,但远高于其 120000 项件目标。欧洲专利局称专利申请数量在2020年中期开始有所增长,基于这一情况,他们开始减少积压的审查,并分配更多的审查员。申请量增长最多的领域是制药(+10.2%)和生物技术(+6.3%)。欧洲专利局收到的检索、审查和异议请求的总数为 417590 件,与 2019 年相比增加了 1%。具体而言,欧洲专利局在 2020 年收到 248100 份检索请求(+3.0%)和166 111份欧洲审查请求(+2%)。审查员在 2020 年共处理了 401996 件检索、审查和异议,仅比疫情前的计划低 1%。

作者:美谛达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

未来的疫苗可能将用转基因植物生产

未来的疫苗可能将用转基因植物生产

未来的疫苗可能将用转基因植物生产插图

有人可能会问:“生产疫苗为什么选择植物?”。显然,这是因为植物是生产疫苗的高性价比平台。

植物具有利用阳光(光合作用)作为其主要能量来源,生长和合成各种细胞成分的杰出能力。我们可以利用这套系统,引入我们所感兴趣的基因,比如,我们可以利用这些编码病毒颗粒、制造疫苗。生成的转基因植物随后可以生长,我们可以收获植物的叶子,提取目标的化合物,比如疫苗成分或其他蛋白质。

这种方法的主要缺点是,植物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成熟,这意味着,面对疾病大流行,疫苗生产迟缓,远水解不了近渴。而总部位于德国的Icon Genetics公司创造性地解决了这个植物生长时间长的问题。

Icon Genetics公司开发了一种方法,通过将农杆菌(一种能修改植物基因组的细菌物种)与一种能在植物中迅速从细胞传播到细胞的病毒结合起来,将目标基因导入已成熟植物中。在这种新颖的转基因植物产生过程中,成熟植物被浸入含有携带病毒遗传物质的农杆菌溶液中。经过 转化,只需要 3-4 周时间,我们就可以从植物中提取疫苗成分或其他感兴趣的蛋白质。IconGenetics公司为这项技术注册了 magnICON® 商标。目前,这种生产方法已获得欧洲专利,专利号 EP1616959A1,以及美国专利,专利号 US20050015830A1。

麦蒂卡歌(Medicago)和葛兰素史克(GSK)也有类似的方法,可以用植物生产疫苗。而且,这两家公司已经联手,生产了世界上首个基于植物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就像Icon Genetics公司的案例一样,麦蒂卡歌的研究人员使用了用病毒转化的农杆菌,只不过在它们的案例中,病毒被解构,以所谓的病毒样颗粒(VLP)的形式存在。SARS-CoV-2 VLP 从其外表面看与真正的 SARS-CoV-2 相似,但是,这些植物生产的病毒没有真正的致病物质,因此不能让人患病。

麦蒂卡歌使用的技术已经注册了 Proficia® 商标,目前已在欧洲获得专利,专利号 EP2610345B1,同时也获得了美国专利,专利号 US9458470B2。截至目前,麦蒂卡歌已经证明,他们的植物疫苗生产可以以超快速度完成。在获得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DNA后仅仅 20 天,麦蒂卡歌就能够生产病毒样颗粒的疫苗成分了。

这种基于植物的疫苗在临床试验是也非常成功。所有接种疫苗的人都产生了强烈的抗体反应,并且没有任何副作用。麦蒂卡歌已经开始了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将为来自11个国家的3万名志愿者接种疫苗,如果这些试验产生的结果不负众望,麦蒂卡歌和葛兰素史克基于植物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将在 2021 年底前实现商业化,供大家接种。

麦蒂卡歌疫苗的一个主要优点是可以在2°C-8°C的温度保存,相比之下,辉瑞疫苗则需要在-70°C的超低温保存。此外,用植物生产药品更加安全,因为相比其他使用与人类细胞相似的哺乳动物细胞生产的其他药物,这种疫苗不会受到对人类有害的病原体的污染,因此不会产生可能对人类有害的病原体。

不过,用植物生产疫苗和其他蛋白质有一个主要的问题,那就是污染。如果我们编码疫苗成分的转基因被整合到植物的基因组中,上述转基因可能会通过花粉将其传递给其他植物。这可能会导致这种转基因在同一种植物种中传播,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会失去自然多样性。 这是植物中蛋白质生成的主要问题之一,研究人员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例如,普渡大学的研究人员正致力于开发一种在废弃的印第安纳州矿场种植植物的技术,控制污染扩散。

除生产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外,麦蒂卡歌还致力于基于植物的轮状病毒、流感和季节性流感病毒所用药物的开发。一旦麦蒂卡歌开始大规模生产,将如何遏制污染,让我们拭目以待。

大家对麦蒂卡歌基于植物的疫苗满怀期待。加拿大政府签署了购买2000万剂这种疫苗的协议。尽管大多数加拿大人将在这种植物疫苗获得批准之前接种其他疫苗,但加拿大可以将这些疫苗捐赠给全球 COVAX 疫苗共享联盟。

毫无疑问,病毒和流行病未来还会存在。不管怎样,如果这种疫苗获得成功,麦蒂卡歌将为我们打开植物疫苗的大门,并为我们抗击病毒和流行病的武器库新添一员悍将。

作者:Vinordas Petkus, 专利代理人

申请欧盟外观设计时应避免的 3 个错误

申请欧盟外观设计时应避免的 3 个错误

申请欧盟外观设计时应避免的 3 个错误插图

注册外观设计是最有力的保护形式,因为它赋予申请人专有使用权,使其有权阻止其他人使用其注册的外观设计。欧盟外观设计申请既可以走快速通道,又可以作为常规申请提交。为了外观设计申请成功获得注册,申请人必须避免 3 个常见的错误。在本文中,我们将试着讲解在递交外观设计申请时最常见的几种错误。

常见错误一:外观照片/图纸所展示的外观设计不一致。
欧盟知识产权局发出的审查意见大多都是因为照片/图纸不一致,或者没有遵守相应的文件格式要求。外观设计图的解析度太好或太差都不行。分辨率的像素值不应超过 300 dpi,图形大小不得超过 2 兆。图形的名称不应超过 25 个字符。更重要的是,如果外观设计是彩色的,每张图形的颜色必须一致。此外,不属于外观设计的额外元素,如说注释文字、数字或箭头符号等,不应包括在内。外观设计必须呈现在中性背景上,且必须与外观设计的颜色产生反差。如果视图中有使用表示放弃保护某部分设计元素的虚线或色块,那么其他展示该部分的外观视图也需要一致的使用虚线或者色块。

要确保递交的图形不重复展示设计元素(如前后一样的产品,就只需要递交一个前视图,否则看起来就像是递交了两个前视图,而不是一个前视图和一个后视图,或者两个相同的左视图,而不是一个右视图和一个左视图,或者有时在多件申请中,各种视图混在一起,等等),这一点非常重要。并且,每张图只能对应一种外观设计视图, 不能多个视图放在一张图形里。放大的视图必须作为单独的图形递交。

此外,如果您想为一整套产品申请外观设计保护,比如一种含有多个卡片的桌面游戏,需要牢记,至少有一个视图必须显示完整成套的物品。如果一个产品包含两个变体,比如翻盖手机,一个变体显示的是盖子打开的手机,另一个是盖子合上的手机, 审查员可以接受显示外观设计处于不同状态时的视图,但不能添加或删除任何部件。最后,如果外观设计有可移动或可拆卸的部件,该部件必须显示在单独的视图中。

常见错误二:洛迦诺分类和/或名称不符合要求。
尽管欧盟知识产权局并未强制要求使用符合诺加诺国际分类的名称,但我们建议为欧盟外观设计选择洛迦诺分类中的名称,因为这些名称已经得到欧盟官方的认可,被审查员反对的可能性很小。更重要的是,使用官方认可的名称可以进入“快速通道”申请途径,您的申请最多 5 天就可以获得核准并被公开。

另外,欧盟知识产权局也允许一件外观设计申请有多个分类及名称。如果申请人选择的洛迦诺分类里明确规定了两个单独的名称,则必须同时写这两个名称。对于具有多种功能的外观设计是有用的,比如与充电盒一起销售的蓝牙耳机。如果是递交系列外观申请,那么所有的外观设计必须属于同一个洛迦诺分类。

 

常见错误三:申请人的法定形式不正确。
如果申请人以公司名义递交申请,在提交外观设计申请书时,必须正确注明公司的法定类型。欧盟知识产权局最近开始强制性要求注明公司的法定形式,申请人应从以下法定类型中选择一个:

Corp.  – Corporation 公司

Inc. – Incorporated 公司

Ltd. – Private Company Limited 私人有限公司

Co., Ltd. –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 有限责任公司

Non Profit Organization – 非营利组织

Partnership – 合伙制

PLC – Public Limited Company 公众有限公司 

University – 大学

最后,当外观设计提出优先权时,优先权文件副本及其翻译件需要合并为一个文件,且文件大小不应超过 2MB。

如果您熟知这些规则,审查员一般不会刁难。总之,当申请文件有形式错误或外观设计图片不符合注册的某些要求时,就会产生审查意见。不过,我们可以通过提前修改缺陷,减少审查意见的次数。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出现了审查意见,也可以弥补。

 

作者:Kristina Bareikiene,商标及外观设计代理人

什么是德国实用新型专利及其优势

什么是德国实用新型专利及其优势

什么是德国实用新型专利及其优势插图

实用新型专利一直以来在德国都相当受欢迎。实用新型与发明专利相比最主要的区别在于,实用新型不需要实审,但其延伸出的权利有与专利权相等的专有权,除了所有权人之外,其他人被禁止对该发明进行使用、生产、出售。

申请实用新型专利有非常多的优点。首先就是审查比较宽松。尽管实用新型申请并不对新颖性、创造性和工业适用性进行审查,但是,强烈建议申请人进行全面检索,确保其申请满足官方要求,从而有效地保护其知识产权。德国专利局对实用新型的检索会参考全世界公开的在先发明专利,但实践中仅参考德国的在先发明,且仅侧重说明书的部分。在缴纳检索费用后,德国专利和商标局(DPMA)的专家才会对申请人的实用新型申请进行检索。检索报告将会列出与专利申请相关的在先专利权。另一个优点是,实用新型的注册只需大约 6 到 8 周时间,就可以迅速获得效保护。

授权后的德国实用新型专利在德国境内有效。如果申请人希望在德国以外的国家也获得保护,可以在实用新型申请日期起十二个月内,提出优先权申请。

如果德国国家发明专利、欧洲发明专利或PCT专利进入德国的申请还未授权,或者授权后进入异议程序,则可以分案递交实用新型申请。如果提交实用新型分案申请,则该实用新型申请可以请求保留母案的优先权,且会被视为独立的申请。

同发明专利一样,实用新型专利的可专利范围包括所有的化合物、食品和医药产品在内的所有技术发明,但不包括制造或工作测量等方法程序。区别在于,德国实用新型的最长保护期为 10 年,而专利为 20 年。

对于年费维持,第一笔维持费必须在第三年开始缴纳,然后在第六年和第八年分别缴纳两次年费。

递交实用新型申请至德国时,可以用非德文的专利文件,但必须在递交后三个月内后补德文翻译件。

综上所述,德国实用新型是一种获取周期短、成本低廉的知识产权保护权利,与专利相比要求更低,且能具备同等的保护力。美谛达律师事务所提供有关德国实用新型专利的所有服务。

作者:Andrius Ruzinskas博士

314亿美元国际专利背后,隐藏着这些商业价值!

314亿美元国际专利背后,隐藏着这些商业价值!

314亿美元国际专利背后,隐藏着这些商业价值!插图

企业的发展是多边的,申请专利本身就是一种发展策略,而一件发明专利具有诸多商业价值,譬如:

  • 保护产品、服务或生产
  • 保护业务生态
  • 凭借新产品获得竞争优势
  • 许可协议或出售专利获取利益
  • 增加企业价值、投资谈判溢价
  • 提升公众形象

 

      企业可以根据自身发展条件,实施不同的专利布局策略。尤其老牌企业现在都在申请专利,以保护其产品、服务、生产或业务生态。而成立时间较短的企业或创业企业则往往更关注他们所需要的投资,但其实对这些企业来说,申请专利可以为企业增加价值,从而在投资谈判时溢价。还有一些专注于研究和开发的企业,他们发明新产品或创造新服务的目的是为了许可或转让专利。

       但问题在于,企业很难估计某一件专利的价值,原因在于,专利只有在需要转让时才涉及到估价,而且一般来说,转让的细节和价格不对外界公开,企业便难以作为参照来评估自己的专利到底价值几何。另外,一家企业可以仅仅为了充实其专利组合而购买专利,原因在于,专利往往是整个收购交易的一部分,而大型收购通常涉及一系列专利组合。尽管也有一件单件专利的价值高于一组系列专利的情况,但总体而言,一系列专利组合远比一件专利更有价值,因为一件专利可以被许多特定的专利所取代,申请人可以分别针对许多小的和略有不同的特征申请专利。

 

ARM专利组合的价值—314 亿美元

ARM控股企业是一家芯片设计企业。如今,几乎每一部手机或其他移动设备都运行在使用ARM架构的处理器上。即使ARM不制造或销售任何芯片,它也在研发上投入巨资。实际上,ARM主要开发及销售新的产品、系统、生产方法。2016 年,拥有约 4500 件已授权或待授权专利的ARM被日本软银以31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每件专利约值 700 万美元。这是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科技企业收购案,企业的主要价值就是其专利组合。

 

北电网络专利组合的价值—45 亿美元

2011 年,已经破产的北电网络企业为其名下的专利组织了一场拍卖会,现场竞争十分激烈。谷歌、英特尔等知名企业以及苹果、微软、索尼、运动研究(黑莓)、爱立信等六家企业组成的财团参与了那次拍卖。在那场竞争激烈的拍卖中,该财团以 4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一系列专利组合。每件专利约值 75 万美元。这次出售包括 6000 多件已授权或待授权专利,涉及无线、无线4G、数据联网、光学、语音、互联网、半导体等领域。值得一提的是,最有价值的专利涉及当时方兴未艾的4G技术中使用的移动宽带技术。

 

AOL专利组合的价值—10.56 亿美元

AOL是一家美国门户网站和在线服务提供商,旗下拥有TechCrunch和其他门户网站。2012年,AOL的 925 件专利在一场竞拍中以 10.56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微软。其专利组合涉及广告、搜索、内容生成及其管理、社交网络、地图、多媒体、流媒体和安全等方面。每件专利约为 114 万美元。AOL的首席执行官蒂姆·阿姆斯特朗(Tim Armstrong)表示:“在出售了涉及广告、搜索和内容生成领域的专利后,AOL还持有大约 300 件已授权或待授权的涉及其‘核心技术’的专利”。这 300 件专利将根据单独签署的协议授权给微软使用。

 

微软(原属AOL)专利组合的价值—5.5 亿美元

有趣的是,也是在2012年,微软以 5.5 亿美元的价格将 其持有的925 件专利中的 650 件卖给了Facebook。这些专利都是微软从AOL购买的。微软还许可了剩余的 275 件从AOL处购得的专利,并继续拥有这些专利的所有权。2012年,Facebook仅仅拥有 56 件专利,由于雅虎侵犯其专利,和雅虎打了一场官司。由于只有56件专利,Facebook很是被动,要么选择与雅虎进行代价高昂的诉讼,但是仍然不能保护其之后受到其他企业的知识产权侵权,要么立即开始着手专利布局,为其自身的知识产权打造专利组合。Facebook做出了第二种选择,因为该企业一直以来都受到知识产权侵权的威胁。这清楚表明,对于领先科技企业来说,形成自己的专利组合必不可少,而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选择。

作者:Nerijus Lamanauskas博士

把握第二代生物燃料专利趋势,实现碳中和交通!

把握第二代生物燃料专利趋势,实现碳中和交通!

把握第二代生物燃料专利趋势,实现碳中和交通!插图

毫无疑问,全球变暖对环境构成了严重威胁。随着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增高,地表温度飙升,干旱、火灾、洪涝等灾难发生率也在增加。专家一致认为,人类如不立即采取实质行动,必将面临最坏后果。

幸而,世界上诸多研究者已取得大量重大突破,还有更多进展正在酝酿中。随着人们对生物燃料的兴趣愈发浓厚,相关专利申请量也在逐年增加。由下图可见,生物燃料发明数量自 2000 年起便呈现递增趋势,且再未回落!

把握第二代生物燃料专利趋势,实现碳中和交通!插图1

图1.1970 至 2013 年的生物燃料发明数量。来源:https://rdcu.be/chsSn

 

但请注意,并非所有类型的生物燃料都一样,而是存在着优差之别。在对几项重要发明展开讨论之前,我们先来了解生物燃料的优差分类。

第一代生物燃料生产难度小,但可行性低

从生产原料上看,生物燃料可分为几代。由于第一、二代生物燃料应用最为广泛,本本将重点针对这两项进行介绍。第一代生物燃料的原料是从甜菜、玉米或其他高含糖量作物中提取出的糖分和淀粉。提取的糖分可发酵生成生物乙醇,即生物燃料的一种。

然而,这些含糖分和淀粉的植物也是人类的食物。在全球人口日益增长的大背景下,用粮食生产燃料的举动是不道德的。此外,据估计,第一代生物燃料的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与汽油相近,这是因为耕犁、运输、施肥等生物燃料生产步骤都会造成严重污染。为弥补第一代生物燃料的缺陷,研究者开发了第二代生物燃料。

第二代生物燃料生产难度较大,但前景广阔

第二代生物燃料的原料来自各类非粮食植物,如木质纤维素(又称植物干物质)。理论计算表明,与第一代生物燃料(以粮食作物为原料)相比,第二代生物燃料生产过程中的二氧化碳净浓度相对降低 了90%。综合以上因素,非食用植物生物质成为实现生物乙醇大规模生产的诱人目标。

然而,木质纤维素极其坚硬,导致糖分提取的成本效益降低。此外,生物质必须数量庞大,才能生产出真正代替传统燃料的足量生物燃料。为解决这些问题,研究者在生物乙醇的生产和解构阶段创造了几项关键发明。

增加单位土地面积的原料

树木可在单位土地面积内产出大量生物质,但其生长相对缓慢。为加快树木生长,Simon Turner 及其团队对树木生长机制展开分析,从中发现 TDIF 和 PXY 这两种促进形成层细胞分裂的重要蛋白质。形成层细胞分裂会形成木质部,即一种木本组织。

该团队发现,TDIF 多肽可与 PXY 受体激酶结合,控制生长等树细胞功能。如下图所示,在实验室中增加 PXY 或 TDIF 生成量,树木生长速度也会明显加倍。这一发现获得了专利,申请号为 WO2016139579A1。时间会证明,这种方法可成功应用于户外树木生长上。

把握第二代生物燃料专利趋势,实现碳中和交通!插图2图2通过增加 PXY 和 CLE41(TDIF 编码)生成量,促进树干生长。来源:WO2016139579A1 专利申请

先提高植物干物质的分解效率,等生物燃料生产的植物生物质达到充足量后,下一步是提高木质素等复杂化合物的糖分释放效率。木质素是最难降解的多糖之一。许多研究者都曾尝试改善该问题,但都以失败告终。然而,John Ralph 及其团队在坚固的木质素结构中通过嵌入“拉链”或弱键,成功打破这一僵局。他们为这项发明申请了专利,申请号为 US2011003978A1

 “拉链”由两个分子通过弱酯键连接而成。将“拉链”引入木质素,可以轻易水解其中的酯键,并将木质素结构分割成如图 3 所示的许多更小、更易处理的块状物。分析表明,与天然木质素相比,改进后木质素的糖分释放量加倍了。对于这一树木特性,我们还需在实验室外进行验证。

把握第二代生物燃料专利趋势,实现碳中和交通!插图3
图3在木质素分子之间引入阿魏酸松柏酯,形成“拉链”。来源:US2011003978A1 专利申请。

在提高生物燃料生产步骤(包括生物质的产生和分解)效率方面取得的成功有力证明,生物燃料必将为碳中和交通的发展提供动力。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排放减少,全球变暖现象也能得到改善。有鉴于此,以生物燃料实现碳中和交通对人类而言至关重要。

发明者的名字不会消逝——它们可以被注册成商标

发明者的名字不会消逝——它们可以被注册成商标

发明者的名字不会消逝——它们可以被注册成商标插图

将人的姓名注册成商标不是一个很常见的做法,并且,如果试图将人的名字使用在常见的商品上,会出现许多麻烦。在立陶宛就有这样的情况,最近,立陶宛国家专利局解决了一件关于“Adolphe Sax(阿道夫·萨克斯)”的商标注册争议。可能只有音乐家和音乐爱好者才知道,著名的萨克斯管是以其发明者的姓氏命名的,随后,发明者的姓名被注册成了商标,并被用于这种乐器。

该商标于1924年首次在法国注册。但现在,这一商标的所有者巴黎亨利塞尔玛公司(Henri Selmer Paris)在法国以外保护该品牌时遇到了重重阻碍。立陶宛专利局起初以该商标具有描述性且不具独特性为由驳回了该商标的申请,审查员解释说该标志不含任何独特的特征,并且只注册一种萨克斯管乐器,有描述产品特征的嫌疑,因此该标志不能被认为在乐器产品方面具有独特性。

然而,再次审查了这一商标后,专利局的审查员改变了初审决定,这个百年的老商标旋即在立陶宛获得了保护。显然,这一裁决的改变,是因为专家注意到,首先,法律并未禁止把人的名字和姓注册成商标。其次,这个品牌历史悠久,发明人在发明了萨克斯管后,还发明了从高音到低音一整套萨克斯管,并申请了发明专利的保护。除此之外,发明者在乐器方面也成就了一番惊人的事业:1847年,他被任命为歌剧管弦乐团的团长,1854年,他成为了拿破仑三世军队的乐团监制,改革了军乐和军乐器。1929年,“Adolphe Sax et Cie”这家公司及其商标被现在的商标所有者“Selmer & Cie”收购,2001年这家公司更名为“Henri Selmer Paris”。“Adolphe Sax”这个商标现已在全球33个国家注册成功,这个名字在人们心目中所代表的的仍是最著名的乐器之一——萨克斯的发明者。

这个案例证实了人的姓名不仅可以作为个人的标识,也可以成为公司的标识,具有一定的商业附加值。不仅是在音乐领域,在其他领域,比如工业设计领域也如此——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的姓名也被注册成了商标。

的确,这类型的商标存在许多争议,因为也有一些自然人提交了“Steve Jobs”的商标申请,然而,他们的申请却被驳回了。由此可见,似乎只有知名人士亲自或其继承人提交商标申请才能将其名字注册成商标,因为不少普通人尝试提交名人的姓名进行注册,但这种申请基本被驳回了。

作者:Inga Lukauskiene律师

了解更多:

由于图形标志“e”、图形“e.plus”和图形“E”不存在混淆近似,上诉委员会驳回上诉
异议部:标志“RANGE ROVER”与“Trendrange”不近似
美谛达捍卫了中国客户的商标权: WWW.SAFU.COM未就商标“SAFU”证明在先权利
美谛达捍卫中国客户持有的商标权益,美国公司摩托罗拉败诉

由于图形标志“e”、图形“e.plus”和图形“E”不存在混淆近似,上诉委员会驳回上诉

由于图形标志“e”、图形“e.plus”和图形“E”不存在混淆近似,上诉委员会驳回上诉

由于图形标志“e”、图形“e.plus”和图形“E”不存在混淆近似,上诉委员会驳回上诉插图

欧盟知识产权局第四上诉委员会2020年10月19日针对第R 2699/2019-4号案件的决定

近期,欧盟知识产权局第四上诉委员会判定,图形标志“e”、“e.plus”和图形标志“E”对于相关公众不存在混淆近似。

德国公司Telefónica Germany GmbH & Co. OHG(“上诉人”)针对图形商标“E”向中国公司SHENZHEN EMEET TECHNOLOGY CO.,LTD(“申请人”)(由美谛达律师事务所代理)提起上诉,并寻求针对第38类服务的保护。上诉人基于在先商标“e”和“e.plus”与被异议商标存在混淆近似(欧盟商标条例第8(1)(b)条)以及在先商标声誉(欧盟商标条例第8(5)条),提起本次上诉。

对比标志:由于图形标志“e”、图形“e.plus”和图形“E”不存在混淆近似,上诉委员会驳回上诉插图1

欧盟知识产权局第四上诉委员会基于对比商标之间不存在近似性,驳回上诉。

上诉人提交上诉通知之后,提供了事实依据声明书,主张对比商标存在高度近似性。上诉人主张,与被上诉的异议决定相反,待申请标志并非“不完整菱形”,而是轻微倾斜、位于上指线段之上的字母“E”。该解释与商标注册内容一致,根据商标注册内容,被异议商标系作为字母“E”而非“菱形”进行注册。另外,被申请人使用商标的行为,表明被异议商标实际为字母“E”。因此,上诉人基于具体服务对比提出异议,并认为应当适用欧盟商标条例第8(1)(b)条和第8(5)条的规定。

被申请人提交了抗辩材料,并请求委员会驳回相关上诉请求。被申请人的基本主张:异议部准确声明被异议商标未包含字母“E”的必要组成元素(即一条垂直线和三条水平线)。尽管被异议商标包含“线”元素,但是,不得因此将被异议商标描述为具体字母。被异议商标包含的元素与字母“E”的常规形状并不一致。

根据欧盟商标条例第8(1)(b)条的规定,在在先商标专有人提起异议之后,如果因商标的特征或相似性,以及商标所覆盖货物或服务的特征或相似性,导致被异议商标和在先商标在在先商标受保护区域的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近似影响,则待申请商标应当不予注册。

在从视觉、听觉和概念近似方面对比在先商标和被异议商标时,应当将两项商标的总体观感(特别是两项商标的显著性和主要组成部分)考虑在内(11/11/1997, C-251/95, Sabèl, EU:C:1997:528, § 23)。

因此,在就两项商标是否存在近似进行评估时,不应仅将一项商标的特定部分与另一商标进行对比。与之相反 ,商标对比应当将各商标作为一个整体进行,但这并不意味着组合标志向相关社会公众传递的观感,在特定情形下不会受一项或多项商标组成元素的主要影响。仅在所有其他组成元素可予忽略时,可仅基于主要元素进行相似性评估(20/07/2007, C-193/06P, Quicky, EU:C:2007:539, § 42)。

同时,应注意到,消费者不会将标志人为拆分为不同元素(06/03/2015, T-257/14, BLACK JACK, EU:T:2015; 141, § 39)。除非存在关于拆分标志的明确说明,否则,上述拆分情形不会发生。

另外,如上诉委员会所述,待申请标志包含一项类似菱形的图形,右上角处于未封闭状态,且底角位于横向平面之上。在菱形上行外部线条中部至下方上行外部线条中部之间存在一条中心线。没有证据表明当社会公众(无论为一般公众或专业人士)在首次看到被异议商标时,会在未进一步理解、反应的情况下,立即将被异议商标理解为字母“E”。上诉人提出的、社会公众不会发现菱形图形这一主张或许正确、真实。但其不具有重要意义。重要的是,社会公众不会将被异议商标理解为字母“E”。因此,从视觉方面而言,两项商标不具有近似性。两者不存在任何相似情形。

就两项商标的发音对比而言,由于被异议商标仅包含通常无法进行发音的图形元素,消费者一般不会尝试对被异议商标进行发音,因此,无需从发音方面对比两项商标(22/09/2011, T-174/10, A avec deux motifs triangulaire, EU:T:2011:519, § 32)。往大了说,就图形包含的特定图形设计而言,消费者通常仅会描述待申请商标的内容,而不会就其进行发音,这亦排除了就两项商标进行发音对比的必要(22/09/2011, T-174/10, A avec deux motifs triangulaire, EU:T:2011:519, § 32)。在任何情况下,社会公众不会将待申请商标描述为具有艺术效果的大写字母“E”。因此,由于两项商标均不具有实际涵义,因此两项商标不具有近似性。

另外,上诉委员会亦认定,在先商标“e.plus”系包含下述组成成分的图形,即可发音、使用绿色字色且使用特殊字体的字母“e plus”。由于发音部分是该商标最具显著性部分,因此,上述与标志对比有关的论据亦适用于本案。

由于两项商标不具有相似性,因此,不满足适用欧盟商标条例第8(5)条的必要条件,同时,基于该主张的异议亦无法成立。因此,两项商标不具有近似性,且基于该商标以及欧盟商标条例第8(1)(b)条和第8(5)条的异议亦不成立。

因此,我们认为鉴于异议通常不存在合理依据,有必要对您的商标进行保护和防御。

作者:Laurynas Jurgaitis律师和Greta Tomkunaite律师

了解更多:

异议部:标志“RANGE ROVER”与“Trendrange”不近似
美谛达捍卫了中国客户的商标权: WWW.SAFU.COM未就商标“SAFU”证明在先权利
美谛达捍卫中国客户持有的商标权益,美国公司摩托罗拉败诉

异议部:标志“RANGE ROVER”与“Trendrange”不近似

异议部:标志“RANGE ROVER”与“Trendrange”不近似

异议部:标志“RANGE ROVER”与“Trendrange”不近似插图

本文基于欧盟知识产权局异议部 13/10/2020 决定B 3091772

近期,欧盟知识产权局异议部认定,文字标志“RANGE ROVER”与文字标志“Trendrange”之间不存在混淆性近似。异议人亦使用其在不同欧盟国家关于“Range”标志的国内商标注册支持其主张。

英国公司Jaguar Land Rover Limited(异议人),向中国公司Ganzhou Kaiou Electronic Commerce Co. Ltd.(申请人)(由美谛达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代理)的文字标志“Trendrange”提起异议,并寻求针对第9类商品的商标保护。  异议人提出异议的理由为在先文字标志“RANGE ROVER”和申请人标志里的“Range”存在混淆性近似(欧盟商标条例(EUTMR)第8(1)(b)条)。就该标志给人的视听感官而言,本案两项标志的“RANGE”文字部分(或其发音)一致,“RANGE”字样系在先商标的开头部分,也是被异议商标文字中的后五个字母。但是,在先商标中被放置于尾部的“ROVER”(或其发音)与被异议商标中被放置于头部的“Trend-”字样(或其发音)存在明显不同。

因此,鉴于两项商标共有内容“Range”系位于被异议标志的尾部,且该等部分将仅会被英语语言公众群体视为一项有语义的部分,因此,两项标志的相似程度仅一般。就标志所表达的语义内容这一层面,被异议标志和在先标志不存在相似性,因为对于英语语言公众群体而言,相同部分“RANGE”在在先标志中视为构成特定语言涵义的组成部分,而这一涵义并不存在于被异议标志;同时,对于非英语语言公众群体而言,被异议标志的文字内容并无实际涵义。

尽管两项标志里的“RANGE”相同,但由于在先标志在语义上有明显的差别,掩盖了二者具有相同部分的效果,再加上两项标志中相同部分所在的位置不同,英语语言社会公众仅会认为它们是相互独立的两种标志。同时,英语语言社会公众以外的其他公众更难以认为相同字母组合“RANGE”会在被异议标志中构成独立词语,因此,两项标志之间的区别更为明显。
从相关区域的相关公众角度而言,在先标志对于本案所指向产品无具体涵义。因此,在先标志仅具有正常显著性和区别性。
另外,两项标志的开头部分存在差别,而这一区域正是消费者最为关注的部分。

鉴于上文所述理由,即便假设涉案商品为相同商品,两项商标对于社会公众亦不存在近似性混淆问题。
异议人亦基于下述在先商标提起其异议:第4 269 454号法国注册商标“RANGE”(文字标志);第4 112 648号法国注册商标“RANGE”(文字标志);第N 237 411号希腊注册商标“RANGE”(文字标志);第N 231 333号希腊注册商标“RANGE”;第2 016 000 046 206号意大利注册商标“RANGE”(文字标志);第1 650 637号意大利注册商标“RANGE”;第3 611 777号西班牙注册商标;“RANGE”(文字标志);以及第3 523 589号西班牙注册商标“RANGE”(文字标志)。

在先标志包括文字部分“RANGE”,如上文所述,对于相关社会公众(例如法语语言社会公众)而言具有相关涵义。但是,对于其他社会公众而言,该词语并无任何涵义。无论“range”部分是否被认定为具有涵义,对于被认定相同的商品而言,其具有显著性和区别性。
同时,与异议人主张相反,就被异议标志”Trendrange“而言,由于“Trend”被视为不存在任何涵义,因此,相关公众不会将被异议商标拆分为“Trend”和“Range”两大部分。

就视觉和听觉而言,本案两项标志的“RANGE”文字部分(或其发音)一致,“RANGE”字样系在先商标的最先文字部分,也是被异议商标文字中的后五个字母。但是,两者差别在于被异议商标开头部分“Trend-”字样(或其发音)。
在本案中,值得注意的是,消费者在看到商标时,通常会关注商标的开头部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大众的阅读熟顺序为从左至右,这一顺序导致读者通常会首先注意标志的左半部分(初始部分)。在本案中,两项商标的开头部分明显不同,且“range”字样在被异议标志中不具有可识别性。因此,两项商标的相似度较低。
就概念而言,就算在先标志可以传达出一定的语义,但是,由于被异议商标被视为“无涵义词语”,不具有语义,因此,两项商标在概念上亦不具有相似性。

在本案中,所涉及商品视为相同商品。上述商标指向普通社会公众以及具备特定知识或资质的商业消费者。上述商标的视觉和听觉方面的相似度较低,概念方面无相似性。在先商标仅具有一般程度的显著性和区别性。
鉴于上文所述理由,即便假设涉案商品为相同商品,两项商标对于社会公众亦不存在近似性混淆问题。由于两项比较商标不存在近似性,因此,欧盟知识产权局异议部驳回上述异议,同时,欧盟知识产权局异议部认定,两项比较商标视觉和听觉方面的相似度较低,概念方面无相似性。

作者:Laurynas Jurgaitis律师和Greta Tomkunaite律师

了解更多:

美谛达捍卫了中国客户的商标权: WWW.SAFU.COM未就商标“SAFU”证明在先权利
美谛达捍卫中国客户持有的商标权益,美国公司摩托罗拉败诉

美谛达捍卫中国客户持有的商标权益,美国公司摩托罗拉败诉

美谛达捍卫中国客户持有的商标权益,美国公司摩托罗拉败诉

美谛达捍卫中国客户持有的商标权益,美国公司摩托罗拉败诉插图

标识“MOTOROLA”“MOTO”“MOTOMA”之间无混淆可能性

立陶宛维尔纽斯地区法院202093日第e2-650-794/2020号决定

最近,立陶宛维尔纽斯地方法院认定,对相关公众而言,语音商标“MOTOROLA”、“MOTO”和图形商标“MOTOMA”之间不存在混淆的可能性。

美国公司摩托罗拉商标控股有限公司(原告)对美谛达律师事务所代理的中国深圳市雷欧电源实业有限公司(被告)就图形商标“MOTOMA”提起诉讼,并寻求对第9类商品的保护。原告反对在立陶宛给予申请人保护。原告指出,被告的商标“MOTOMA”与其商标“MOTO”和“MOTOROLA”相似。其依据在先注册的本国和欧盟文字商标以及《立陶宛共和国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2项的规定,即如果商标与就同类或相似产品和/或服务已注册或申请注册的商标相同或误导性相似,并因此误导公众,包括与先注册商标有误导性关联的,则商标注册无效。

标识对比美谛达捍卫中国客户持有的商标权益,美国公司摩托罗拉败诉插图1

维尔纽斯地区法院以相关商标之间缺乏相似性驳回了原告诉讼请求,结论是被告与原告的商标仅存在部分重叠,商标的部分字母包含在另一商标中不足以判定商标相似。

法院判定,考虑到不同的语音元素,商标之间不具有视觉相似性。关键事实是,相关商标的语音元素不同(商标长度、结尾、字母、音节数量等不一致),而且它们所产生的整体视觉印象也有所不同。

没有依据证明相关商标在整体视觉印象方面相似。尽管相关商标主要的语音元素均以接近标准字体的拉丁大写字母填充,但异议商标的长度和各部分大有不同,被告商标中的图形元素(弯曲线)也非常清晰。

欧盟的判例法明确对两个商标的相似性评估并不意味着仅需要考虑一个复合商标的一个要素,并将其与另一个商标进行比较。相反,必须就相关商标的每一部分进行比较,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个或多个要素不能主导该商标在相关公众心目中的整体印象。

根据法院的判决,从语音上看,两件商标之间没有相似性,因为申请人的商标发音分别为MO-TO-RO-LA和MO-TO,而被告的商标发音为MO-TO-MA。商标间的听觉差异还可以通过商标的不同发音及重音位置所决定的发音节奏来证实。因此,被告的商标发音显然不同。

语义上的比较则并不适用,因为只有当比较的两个符号有意义时才会进行这种比较。在本例中,虽然MOTO有意义,可以理解为“简短的话”、一句“话”、一个与摩托车相联系的标语,但进行比较的MOTOROLA、MOTOMA商标没有意义,这些语言元素是人造的、无意义的,所以本案商标不能进行语义上的比较。

法院指出,申请人的商标MOTO具有明确的含义也关系到纠纷的合理解决,因为普通消费者无疑能够感知并理解Moto一词,但是不能感知并理解被告商标中的文字元素MOTOMA。MOTOROLA是人造的,完全无意义的,消费者会通过它的组成字母来记住它。在比较MOTO和MOTOMA商标之间的相似性时,还必须考虑原告的MOTO 标识与被告的关联并不强烈,是因为它有明显的关联,因此仅就“MOTO”这一元素相同,就得出二者具有误导性相似的结论不符合逻辑。

最后,尽管两件商标所注册的产品具有相似性,但是因为它们的商标之间没有相似性,因此并不会让公众产生关联,也不会让公众产生混淆。 从这一判决可以看出,在收到商标异议时,进行抗辩是值得推荐且有成效的选择。提出理由、论述、证据都是值得的,因为通常异议会因没有依据(由申请人提交的论述和证据)而被驳回。

阅读更多: 日默瓦商标持有人败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