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专利顾问Nerijus Lamanauskas博士撰写

美谛达以及上文所述的专家团队境内提供专利相关服务:专利注册、法律诉讼、案件代理和其他服务在俄罗斯在欧洲如有任何疑问,欢迎与我所联系。

虽然各个行业、各个领域都可以申请专利,但对于科学家和企业家来说,针对科研成果,特别是针对基础研究领域的科研成果申请专利的意义仍然有待讨论。部分人仍然觉得发表科学论文要优于申请专利,因为申请专利的成本要高于发表文章。不过,从另一方面讲,专利或专利组合可能成为重要的收入来源,而非支出项目。科学家们不一定非要通过将专利商业化才能依靠专利赚钱,他们可以通过专利出售或专利批准来挣钱。下面,我们了解一下最近关于基础研究领域的专利申请案例。

2019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联合授予了小威廉·G.凯林(William G. Kaelin Jr)、彼得·J.拉特克利夫爵士(Sir Peter J. Ratcliffe)和格雷格·L.塞门扎(Gregg L. Semenza),因为他们发现了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氧气的可用性。当动物细胞周围的氧气水平发生变化时,细胞在基因表达方面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从而改变细胞的新陈代谢、组织重塑和其他生物反应。格雷格·L.塞门扎的团队鉴定、纯化并克隆了一种蛋白质复合物,该复合物以一种氧依赖性的方式与已被鉴定的DNA片段结合。这种复合物被称为缺氧诱导因子(HIF)。它由两部分组成:其一是新发现的氧敏感部分,即缺氧诱导因子-1α(HIF-1α),其二是之前发现的不受氧气调节的蛋白ARNT。凯林的团队一直在研究希佩尔-林道综合征(VHL病),研究表明VHL基因可编码一种预防癌症发病的蛋白质。凯林还发现,缺乏功能性VHL基因的癌细胞会表达异常高水平的低氧调节基因。其他研究小组的研究表明,VHL是一种复合物的组分,这种复合物利用泛素标记蛋白质,而被标记的蛋白会被降解。之后,拉特克利夫的团队证明,VHL和HIF-1α之间存在关联,VHL可以调节HIF-1α的翻译后降解和氧敏降解。最后,凯林和拉特克利夫的团队同时发现,VHL对HIF-1α的调节会受HIF-1α的羟基化作用的影响,这是一种本身具有氧依赖性的共价修饰。

这一基础研究领域的发现与专利有何关系?

首先,诺贝尔奖获得者需要亲自填写几十份专利文件。就此课题而言,格雷格·塞门扎提交的专利申请最多,其中包括:编码缺氧诱导因子-1的核酸(US5882914A,优先权1995-06-06)、突变的缺氧诱导因子-1 HIF-1(US6124131A,优先权1998-08-25)和HIF-1调节剂的配方及用途(US10220009B2,优先权2015-04-06)等。彼得·拉特克利夫也获得了多项发明专利:用于治疗贫血症的Hif羟化酶抑制剂(EP1485347B1,优先权2002-03-21)、MN基因和蛋白质(US7910549B2,优先权2001-12-13)以及MN和缺氧(US20090239247A1,优先权2002-12-13)。编号为US7910549B的专利申请由病毒学研究所(斯洛伐克科学院)提交。目前,该专利属于斯洛伐克科学院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和拜耳医药保健有限责任公司。因此,该专利可能已出售给拜耳医药保健有限责任公司。仅与缺氧诱导因子有关的专利申请就多达数千项,而这些申请是由其他研究人员填写的。

那么,公司对于这些基础性研究的专利有没有兴趣呢?在专利数据库中搜索与“缺氧诱导因子”相关的专利,可以发现大多专利都属于公司和大学。截至2019年1月,拥有与“缺氧诱导因子”相关的最重要专利申请组合的前10名受让方(从拥有最多专利的受让方方开始排序)分别为:拜耳公司的组织、纤维原公司、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田制药公司、上海世博基础有限公司、埃默里大学、锡尔纳治疗公司、Angiogenetics Sweden Ab、纽约大学和Isis创新有限公司。其中七家组织拥有与该特定基础性研究所涉及主题相关的最重要的专利组合。 回到最初的问题,基础性研究的成果是否值得申请专利呢?专利数据库的分析表明,公司、大学和研究机构正在不断地申请与基础性研究相关的发明成果的专利,这是通过发明获取商业利益的最佳方式之一。